笔趣阁 > 头狼 > 2362 解围

2362 解围

?热门推荐:
????瞅着密密麻麻朝我们冲过来的这帮小社会们,我从脚底板到头皮都开始阵阵发麻。

????社会圈里流行一句老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而这类才出社会的小青年刚好处于两极的混合体,平常可能看见社会大哥就吓得绕道走,可一但聚堆扎伙,其中再有几个头脑发热的虎逼,就算屠佛宰神都不在话下。

????嘣!

????大壮怀抱五连发,冲着街头的人堆里叩响扳机,扯着喉咙臭骂尼玛个臭嗨,全部给我往后稍!

????五连发里射出来的钢珠子顿时掀翻跑在最前面的几人,两个小伙捂着脸蹲在地上嗷嗷惨叫起来。

????没点你们名是咋地,往后稍!大壮接着又扭转身子,朝街尾那帮青年呵斥,吼叫的同时,他再次叩响扳机,又有两个青年干嚎的跌倒。

????顷刻间,街头街尾包括我们身后洗浴中心门口的小青年们全被大壮的一杆枪压制住,人堆里开始出现骚动。

????别害怕,他们就一杆枪,嘣不死人!

????弄他!

????站在洗浴中心门前台阶上的雷哥大吼几声。

????先特么嘣了你!大壮回过身子,朝着洗浴中心的方向嘣,嘣连叩几下扳机。

????奈何挡在雷哥前头的人太多了,除了最外围的几个社会青年身中钢珠子蹲下以外,那个雷哥竟然毫发无损,我一直都知道这类作坊里出来的自制五连发射程很近,但没想到总共距离不过二十米居然都打不到人。

????雷哥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立即举起军刺催促吆喝他们不行啦,快干!

????呼啦啦

????洗浴中心门前街头街尾的人潮瞬间朝我们吼叫着扑了上来,几个呼吸的瞬间距离我们不足六七米。

????去尼玛的这个时候,一直表现的老老实实的龚鹏突然拿胳膊肘猛捣地藏胸脯一下,拔腿就朝对面跑去。

????地藏刚想追出去,已经有个小伙朝他举起家伙什。

????无奈之下,地藏只得往后倒倒退闪躲。

????嘣,嘣!

????大壮红着眼珠子,来回调转枪口猛扣扳机,试图将这些高呼要杀人的小青年们喝退,可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人在极度亢奋和自我催眠的状态下,不说刀枪不入,至少对疼痛感没有那么畏惧,这就和很多喝醉酒的人明明摔得头破血流,但仍旧嚷嚷着啥事没有的性质是一样的,而且这帮小青年似乎都知道,五连发根本打不死人,所以愈发的无所畏惧。

????草泥马的,你是枪神呐!两个青年一把攥住大壮手里的枪管,个青年举起家伙什就往他脑袋上身上猛扎狠掏,大壮连倒退的机会都没有,就瞬间被怼趴下,一大波人立即蜂拥一般围拢上去。

????大壮!钱龙忙不迭想过去支援,结果被地藏一把薅住胳膊,朝着我的方向退过来,我们仨借着停在路边的一台尼桑轿车当后背屏障,呈品字形对抗蜂拥而至的那群小青年。

????地藏几拳砸烂车窗玻璃,接着我们仨一人捡起来一块锋利的玻璃茬子当武器。

????剁了你!两个青年瞪着眼珠子,举家伙什冲我抡了过来。

????我微侧身子,避开其中一个家伙的脖领,握紧玻璃茬照着另外一个家伙的大脸盘子噗的就是一下。

????啊!那青年惨叫一声,捂头蹲下,鲜血顺着指缝渗出,我顺势捡起来他的片砍,玩命的挥向另外一个家伙,还没来得及再补第二下,六七把泛着寒光的片砍同时朝我斩过来。

????我下意识的抬起左胳膊抵挡,然后迅速朝后倒退,左臂上传来一阵凉凉的痛感,红血顺着刀口往外蔓延。

????地藏连忙回过来身子,几脚踹飞两个家伙,钱龙满身是血的掐住一个青年的衣领,手里的玻璃茬没头没脑的照着他的前胸后背连捅几下,青年声嘶力竭的嚎叫声吓得剩下的人动作变得迟缓起来,万幸的是地藏足够猛,基本上能一拳砸躺下一个。

????另外一边,洗浴中心里跑过来的小社会们已经跟挡在我身后的董咚咚姜铭短兵相接在了一起。

????整死你!董咚咚抬腿踹向一个青年,姜铭从后腰摸出大攮子,配合默契的薅住另外一个小伙的衣领,刀口冲下径直扎出,可两人连面前的对手都没彻底解决,就已经被周边疯狂围过来的人给拽倒在地,之后再没能爬起来,迅速被人潮给淹没。

????他们人实在太多了,且全是人事不通的生慌子,把哥俩拽倒以后,一个个发了狠的连捅带砍,刺目的鲜血顺着那些人的脚下蔓延。

????乒!

????又是一声枪响突兀炸起,不同于五连发的沉闷,隐隐带着一抹夺人心魄的威慑力,应该是六四或者大黑星枪声。

????乒!乒!

????紧跟着放炮似的枪响不绝于耳,包围我们最外圈的青年中,有人接二连三的倒地。

????立时间,攻击我们的生慌子们纷纷侧脖张望。

????踏踏踏

????街口处,一阵势单力薄的脚步声响起,三条身影缓步走来。

????两人白衣白裤,头戴白色鸭舌帽,手持大黑星,肩背黑色旅行包,另外一个赤着膀子,底下套条洗浴中心的花格一次性睡裤的中年挡在最前面。

????我哈着粗气眯眼望去,不想竟是白帝和杜航,而他们前面则是刚刚挣脱开地藏逃走的龚鹏,龚鹏此时满脸是血,被白帝掐着脖后颈,显得很是狼狈。

????枪不多,就两把!杜航拿枪管顶了顶帽檐,将身后的旅行包嘭的一下丢在地上,然后慢条斯理的次啦一声拽开拉锁,露出里面黄澄澄的子弹,嘴角微微上翘但子弹够用,百十来发还是有的,想投胎的请继续!

????乒!

????杜航话音刚落,白帝举起枪管,准确无比的扣动扳机,最外围一个梳着爆炸头的青年应声倒地,胸口处往出潺潺冒血,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距离青年最近的几个小伙弱弱的凑过去打量几眼,接着同声大喊。

????花狗死了

????他们拿的是真家伙!

????四面八方围堵的我们的小社会们呼啦一下惊恐的朝外扩散,更有甚者,直接丢掉手里的武器,拔腿就朝街口跑去,敢杀人和杀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杜航和白帝宛如天神下凡一般的几声枪响,彻底将大部分社会小哥澎湃的热血给浇灭,强迫他们开始琢磨后果和结果。

????白帝掐着龚鹏的脖颈,摇晃两下冷笑哥们,我看你刚才跑的风驰电掣,不整两句开场白呐

????。